<rp id="u8pae"><menuitem id="u8pae"></menuitem></rp>

        <video id="u8pae"><menuitem id="u8pae"><strike id="u8pae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      <rt id="u8pae"></rt>
          <tt id="u8pae"><noscript id="u8pae"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1. <cite id="u8pae"><noscript id="u8pae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      首頁 > 漁獲戰報 > 釣魚日記 > 正文

          偶遇老船長,回憶起多年前我們一起釣的大魷魚

          悅釣釣魚視頻   釣魚人   2020-11-05 14:24:18

          人生路漫漫,街頭遇船長

          曹船長現年50多歲,20多年前,我們是風雨同舟的同行。

          那是1994年,我與公司7名干部船員被外派到一家地方公司,從天津乘飛機到深圳,然后到香港,幫對方接一艘老外的舊船。

          公司指定我為一行七人的負責人。負責人這一沒有任何待遇的差事,本該由職務最高的船員兼任,不應由我這個報務員擔任,可同行的輪機長及大管輪都是退休返聘的,往下輪資排輩就數我職務高了。

          當時的曹船長是我公司的三副,是同行七人中職務最低,拿錢最少的一個,我們一起在那條船上工作長達一年時間。幾年后,三副當上了船長,小曹也變成老曹了。

          庫頁島位于黑龍江出海口處,舊稱黑龍嶼,曾是中國的第一大島嶼,歸吉林省管轄,19世紀60年代被沙俄侵占

          1995年初,我們合同期滿,下船后各奔東西,之后再也沒見過面,不過他當上船長的事我早就知曉了的。

          不久前,我到大連市內辦事,巧遇曹船長從外輪代理公司出來,我正好走到那個門口,四目相對,彼此都感到意外,因為他并不知道我已經來大連定居了,還是我脫口喊他一聲:"老三!",話一出口,我有點后悔了,我應該喊他船長才對,因為我們同船時他的職務是三副,船員都有叫職務排行的習慣,所以那一年他就成了"老三"。

          當他確認是我時,熱情喚我:"主任(報務員被稱報務主任),真是你啊!"試想,曾風雨同舟的鐵哥兒們,22年沒見面,心里有太多太多打聽不完的話題。他熱情地邀我到船上坐坐,船就靠在大連老港。

          庫頁島上的港口

          船行庫頁島,船長話釣魷

          我跟曹船長上船就聊了起來,這一聊就聊到了晚飯時分。在所聊話題當中,給我印象最深的當數他釣到一條大魷魚的事。

          庫頁島是大馬哈魚的故鄉

          船員釣魷魚真的算是"近水樓臺先得月",因為并不是所有的水域都有魷魚可釣。魷魚的特點是喜光,只要海上有魷魚,晚上燈光往下一照,魷魚就會浮上水面活動;要是見到發光的魷魚鉤,它們會不管不顧地撲上去,結果就成了釣手的俘虜。

          釣魷魚就這么簡單,用發光魷魚鉤就行,但船員們的魷魚鉤多是自制的。

          在庫頁島,魚籽醬真的太尋常可見了

          自制魷魚鉤也很簡單——截一段長10厘米左右、手指粗細的鐵棍,一頭用電鉆打個眼,留作綁釣線用,另一頭先用砂紙打磨一下,再焊上五把魚鉤即可;鐵棍用錫紙包起來(香煙里的錫紙即可),這樣在燈光的照射下能夠反光發亮,有利于誘惑魷魚撲鉤。

          曹船長的這把魷魚鉤既普通又特殊,普通在于它就是一根鐵棍焊的,特殊的是,這把魷魚鉤是1994年我們同船時我給他做的,報務員有這個便利條件,電烙鐵、焊錫、鋼鋸、電鉆等工具一應俱全,沒想到時隔這么多年,他還隨身帶著,舍不得丟棄。

          當地居民習慣將大馬哈魚晾成魚干

          力戰大魷魚,遠東顯神威

          曹船長船去俄羅斯遠東的庫頁島,第一站是南薩哈林斯克。

          去之前,他上網查詢到,庫頁島漁業資源發達,大部分水產品為蟹、鯡魚、鱈魚和鮭魚,這為船員們工作之余做好釣魚的準備提供了參考。

          船到外錨地拋錨,等待進港通知,白天船員忙工作,沒時間釣魚,晚飯后除當班的船員以外,其他人都到甲板上釣魚。

          8月份的南薩哈林斯克最高氣溫不過20℃左右,晚上還要低些,氣候涼爽宜人,很舒適。

          庫頁島是很多飛釣愛好者尋夢的地方

          船員釣魚多為休閑消遣,不講技術和魚獲數量,所以也沒人當回事。曹船長忙完工作時已經快到晚上8點了,他從舷窗往外一望,見甲板上燈火輝煌,原來大家在燈光下釣魷魚,看到大家一條接一條往上拉魷魚,他也找出魷魚鉤,信步來到甲板上。

          大伙給船長讓個位置,曹船長年輕時本來就是個釣迷,是把釣魚好手,只是當了駕駛員后多數時間不允許釣魚,所以總是難以發揮。

          他當三副時是8~12時的班,當二副時是0~4時的班,當大副時是4~8時的班,通過這個工作時間表可以看出,他釣魚時間并不多,雖然他釣齡不短,但釣時加起來卻不長,因為工作不允許。

          魷魚喜光,晚上燈光往下一照,魷魚就會浮上水面活動。因此人們往往借助燈光來釣魷魚

          正當曹船長興致勃勃地拉上第五條魷魚時,駕駛臺值班三副喊他,說代理打來高頻電話,要直接找船長通話。曹船長聽后,小跑似的奔向駕駛臺。

          等他接完電話再回來拉釣線時,手上感覺好重,憑經驗知道,有大魚上鉤。可是怪了,他的魷魚鉤并沒有掛餌,不太可能有別的魚上鉤。

          莫非是一條大魷魚?怎么可能?魷魚大多活躍于有燈光的水面處,曹船長的這條線至少有60多米,都放到底了,不可能是魷魚。

          先別管,拉上來就見分曉了。

          可是,你一拉,魚也拉,拉也拉不動,線又放盡了。一時間,水上水下就這么僵持著。

          架在船舷的簡易照燈,用以誘惑魷魚

          起初,大家都各自忙著釣各自的魚,誰也沒在意船長遇到了對手,還是身邊的一個水手發現船長的魚線有異,這才過來幫忙。兩人小心翼翼地往上拉線,依然挺費勁。

          水手長那天沒釣魚,他是閑不住的老水手長。他照例在甲板上轉悠,為的是觀察船進港后還有哪些工作要安排。

          恰巧這個時候,水手長走到船長這兒,見二人合力拉線還這么費勁,就上來幫一把手,三個就像拔蘿卜似的一點點地往上拔。拔了有十多分鐘,一條個頭龐大的魷魚露出水面。

          眾人感到稀奇,都探頭看,突然間,不服氣的魷魚噴出四五米高的水柱,肉團似的身子整個一掙扎,掛在小錨鉤上的大觸腕瞬間脫落了。這條大魷魚是在拼死一搏,不想束手就擒,想逃走。

          旁邊一個水手急中生智,操起操網一網下去,不偏不倚正好操住魷魚的下半身。

          現在,只有魷魚的小觸腕還在錨鉤上掛著,雖然暫時不會脫鉤,但危險尚在,要是魷魚離開水面,人稍用力一提就會斷掉,操網又不夠大,眼看到手的大魷魚就要逃脫。

          一枚簡單的魷魚鉤

          正在大家無計可施時,水手長說:我有辦法,大家先別動。

          他身后就是水手的工具庫房,水手長找出一條尼龍繩,熟練地打個活套,只兩次就精準地拋到大魷魚身邊最佳的角度處,他尋找到機會,一用力,將魷魚及操網一同套了個牢,眾人這才將大魷魚拉上甲板。

          魷魚上鉤

          木蝦是對魷魚有很強吸引力的擬餌

          大家目測這條大魷魚少說也得有20斤左右,簡直成了魷魚王了。只是大家都不知道,船長當時去接電話時松開了魷魚鉤,這說明魷魚鉤是往下沉的,魷魚晚上一般都是在水面燈光下撲鉤,這條大魷魚是在距水面多深處撲鉤的,還是在海底撲鉤的?都不得而知。船長是庫頁島之行釣魷魚釣到個體最大的一位。

          船員們把魷魚收拾干凈,晾在船上

          男阳茎进女阳道动作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