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u8pae"><menuitem id="u8pae"></menuitem></rp>

        <video id="u8pae"><menuitem id="u8pae"><strike id="u8pae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      <rt id="u8pae"></rt>
          <tt id="u8pae"><noscript id="u8pae"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1. <cite id="u8pae"><noscript id="u8pae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      首頁 > 漁獲戰報 > 釣魚日記 > 正文

          一日三遷,豐收總是留給鍥而不舍的人

          原創 我才是逸遠居士   釣魚人   2020-10-27 22:25:41

          上周在野塘收獲了好幾斤的鯽魚,雖說不大,但也很過癮。

          這周依舊前往,心想魚情應該不會差。

          這季節早上比較涼了,因此不用起早了,八點多起床,磨磨蹭蹭,一路向西20公里,到達釣點已經九點多了。

          塘邊已經有兩位釣友在作釣。

          我先用酒米打了兩個窩子,掛紅蟲傳統釣

          剛提了兩桿,鉤子掛到了水底的樹枝上,樹枝不大,我慢悠悠地提上了岸,正當我拎著樹枝拍照時,只聽見“咔嚓”一聲,瑪德,桿子從第三節斷了。郁悶,早知道不拍照了。

          沒辦法,只好換成6.3的竿子了。

          今天的情況很糟糕,小麥穗像瘋了一樣,下去就咬鉤,拖著跑。

          另一位釣友也是一樣的情況,換了窩子都是一個鳥樣。只有對面的釣友說他鉤子一動不動,不吃鉤。起初我還感到納悶,后來才知道,原來他不會釣魚,兩米深的水,他就把鉤子朝里一扔,也不找底,只釣60厘米左右,傳統釣掛蚯蚓,這么個釣法,有口才是怪了。

          我就這樣與小魚搏斗了近兩個小時,一條鯽魚沒看見,宣布投降。

          撤,趕緊換地方。

          繼續往南20公里,找了條小野河,打了兩個窩子,依舊傳統釣。

          真是見了鬼了,和剛才的魚情如出一轍,全是小魚瘋狂地搞,釣了一個多小時只釣了一條小鯽魚。

          繼續撤退。

          目標——以前作釣的小野河

          兩個星期沒來,田里的稻子已經收割了,雖然蕭條,但依然那么美。

          由于奔波得太累,不想傳統釣了。

          還是坐著釣吧!

          4.5的桿子,單開了“鯪羅翹”,又腥又香,吸取上次的教訓,這次沒加拉絲粉,狀態不錯。

          已經下午兩點多了,也沒報什么希望。

          一邊等,一邊玩“消消樂”。

          一個多小時才看到一個頓口

          手感不錯,一條鯽魚,一兩多重。

          幾分鐘后,又是一口,比第一條還大些。

          一有口,就連續有口。而且鯽魚的個體非常漂亮,都是二兩以上的小板板。

          一個時期一個魚情,前幾次來都是小翹嘴和小鯽魚,而這次鯽魚明顯要大得多。

          突然,遠處電線桿上村里的大喇叭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廣播的內容是“禁燒秸稈”的,說什么既要金山銀山,又要綠水青山的,如果違反規定,罰款、抓去坐牢、槍斃,諸如此類。

          廣播結束,不知是擴音話筒忘記關,還是有意的,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歌聲,走調走得一塌糊涂,怪腔怪調的,我猜想,唱歌的應該是大隊的婦女主任。

          女人的歌聲唱完,又來了一個男的在唱,估計應該是村長或者村主任,當然也可能是大隊書記,反正歌聲還是一樣地難聽:

          “原來我就是那一只,酒醉的蝴蝶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  你唱你的歌,我釣我的魚。

          天氣涼了,魚的吃口還是有區別的,以前中魚的漂相一般都是慢慢悶漂,或者大幅度頂漂;而現在吃口要輕得多,一般都是下頓一目或者上頂一目。

          最后魚獲,相當漂亮,兩個多小時,有二斤多了。原以為今天會空軍,沒想到竟然豐收啊!

          夕陽西下,隨手拍一張照片都是這么美!

          逸遠居士原創首發

          男阳茎进女阳道动作视频